600万彩票

“云端上的電力天路”跨越怒江

發布日期: 2017-07-11 信息來源: 陰 少華

怒江水奔騰咆哮,亞拉山巍峨矗立,一條連接兩岸鐵塔的銀線凌空而起,赫然在江面上空貫通。

7月8日,在西藏昌都市八宿縣,一架無人機將導引線搭接到西岸的10S150塔位,掀開了藏中聯網工程跨越怒江段導線展放的序幕。

“怒江兩岸塔位跨越檔距長1212米,是藏中聯網工程全線最關鍵、最艱險的施工區段。”四川送變電公司藏中聯網工程包9項目經理劉文錦說。7月10日,記者見到他時,他正在怒江東岸上揚力最大的10S149塔位。天空下起零星小雨,劉文錦認真地微調滑輪角度,將引繩調整到位。然后,他和施工人員將三級繩和小牽繩連接,通過三級繩將小牽繩順利牽引到對岸塔位。

在7月8日和9日的作業中,施工人員陸續完成了從導引線、一級繩、二級繩到三級繩的逐級增強的牽引任務。

藏中聯網工程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復雜、最具建設挑戰性的高原輸變電工程,是繼青藏電力聯網、川藏電力聯網工程之后,又一項突破生命禁區、挑戰生存極限的超高海拔、超大高差的輸變電工程。而在所有標段中,最難啃的“骨頭”就是地處高海拔無人區的9標段。承擔9標段建設任務的是四川送變電公司。

“采用跨越怒江的方案,是為了保護318國道上震撼人心的‘怒江72道拐’景觀。”劉文錦說。“怒江72道拐”是從藏中聯網工程包9項目部到達跨越怒江施工現場的必經之路。記者真切體驗了山路的驚心動魄。一路上,道路在大山溝壑間盤旋延伸,每隔一小段就有一個急轉彎,沿途飛石區域密集,車輛面臨上有落石泥沙、下有怒江懸崖的危險境地。

“跨越之難,難在一個深‘V’形作業。因為導線上揚力非常大,有6噸力,相當于一根線要拉著6噸的貨物。”藏中聯網工程怒江跨越施工負責人陳安奎介紹道,“還有大檔距,486米的放線整體高差,都是跨越怒江最大的挑戰。”而跨越怒江采用的高原重型索道、落地雙平臂抱桿、無人機放線等施工工藝技術,為跨越提供了有力的技術保障。

“我在前期查勘時,發現施工人員上下的山坡地勢陡峭,有些地方的坡度達70度,非常危險。我從華山的人行棧道那里得到靈感,就提出修一條人行棧道。”劉文錦指著人行棧道說,這是為了保障施工人員的人身安全而搭建的。這個有9865級臺階的棧道,大家都叫它“天梯”。“天梯”扶手紅白相間,從半山腰的施工駐地一直連接到怒江東岸邊的塔位。

怒江自然環境惡劣,跨越工程所在地屬藏中高原,平均海拔在3750米以上,處于低氣壓、缺氧、嚴寒、大風等區域。同時,怒江地形地質條件極差,兩岸地形起伏劇烈,溝壑縱橫,山體陡峭。巖石風化劇烈、巖體破碎,極易發生滑坡、泥石流、崩塌等地質災害。人行棧道成為保障施工人員生命安全的一道屏障。

怒江跨越所在地區是高原無人區,植被極其稀少。劉文錦說:“這里有野山羊、狐貍等野生動物,還有禿鷲、金雕飛翔,這里是它們的家。我們建設工程,必須保護環境,不能破壞它們的家。”這次怒江跨越,所采用的施工平臺、臨近邊坡防護等措施,以最低限度影響當地生態環境為原則,不破壞高原草甸、高寒灌木等。

16時左右,寒意開始襲來,劉文錦和陳安奎為接下來的工作,再次融入忙碌的人群。“云端上的電力天路”,帶著幸福和吉祥,正向雪域高原的深處延伸。

 

相關鏈接
600万彩票

        <em id="tfdtb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tfdtb"><form id="tfdtb"><meter id="tfdtb"></mete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<sub id="tfdtb"></sub>

          苍南 | 宁夏银川 | 伊犁 | 海安 | 汕头 | 江西南昌 | 岳阳 | 商丘 | 吴忠 | 平潭 | 衢州 | 山东青岛 | 抚顺 | 济南 | 榆林 | 广元 | 山南 | 文山 | 荆门 | 苍南 | 崇左 | 韶关 | 铜仁 | 果洛 | 襄阳 | 偃师 | 枣阳 | 甘南 | 如皋 | 金华 | 锦州 | 宁波 | 台北 | 衡水 |